更多...
 
3岁男孩把药当“零食”吃 昏迷不醒鼾声似成人|零食|高邮
2017-1-19 24:54

  呼和浩特办营业执照, {电╆微.信}1354.8688.687 【全.国.货.到.付.款】【本.地.送.货.上.门】【诚.信.第.一】【顺.丰.快.递】【诚.信.保.密】,行业顶尖品质,包您满意。麦壳縏

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yl/2016/03-27/

  一部《军用列车》促成了卢芳与胡军的一戏定情后,两人在舞台上再没合作过,而如今《小城之春》的导演李六乙,正是当年两人因戏结缘的导演。每次演戏,胡军总说卢芳,“看你那云遮月的嗓子”。

  人艺舞台从花旦到青衣,生活中从女孩到两个孩子的妈妈,一直隐身丈夫背后的胡军妻子卢芳,因为去年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三季中最懂事萌娃康康的优雅妈妈而走至台前。生活抑或舞台上,卢芳总是淡定从容、不着急,而外冷内热的康康身上无疑也有着妈妈的影子。

  4月2日,一部改编自“诗人导演”费穆《小城之春》的同名话剧,将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,以纪念费穆诞辰110周年。这一次,默默演了十几年话剧的卢芳,第一次被媒体追逐,大标题也几乎都是颇为娱乐的“康康的妈妈”或“胡军的妻子”领衔,实际上她要走进的是一位上世纪40年代家道中落的南方小城中的少奶奶迷茫复杂的内心世界。

  为演《小城之春》 穿旗袍拿折扇唱昆曲

  《小城之春》的婉约含蓄是其多年来评价两极的根源所在,而话剧也将把唯美和国学派做到极致。开始时卢芳并没有去看原版电影,“因为怕影响自己的直觉,后来感觉排得还可以时才找来看。费穆大师的电影语言虽然是上世纪40年代的,但其实有很多戏剧的成分,时间和空间的转换现在看起来手法都不过时。”

  香港首演后,卢芳见到了原版电影中玉纹的饰演者、著名演员韦伟。年过九旬的老人虽然眼睛几乎看不见了,但穿着旗袍依然优雅,娓娓道来当年电影拍摄时的故事。这一刻,卢芳一下明白了《小城之春》的意境所在,“已经90多岁的老人身上依然带着那个时代的韵味,剧中三个人的三角关系如果放在今天可能会是一个俗套的情感故事,但在那个年代却影射了一个大时代背景下人性的挣扎。”

  为了走进那个时代,卢芳穿起旗袍、拿起折扇,唱起昆曲,开车时听,休息时也向笛师讨教。在北昆名旦魏春荣的教授下,大家公认卢芳的昆曲已经有模有样,但她却不那么自信。“昆曲太难了,吐字归音身段,没有十几年的功底根本上不了道儿。虽然不像京剧是小嗓儿,但低的时候非常低,高音时又要用到一半的假声。开始时我只想学半句,但导演说既然学了半句就再学一句吧,不是一个难字就可以概括的。”

  与胡军定情《军用列车》 舞台再无交集

  一部《军用列车》促成了卢芳与胡军的一戏定情后,两人在舞台上再没合作过,如今《小城之春》的导演李六乙,正是当年两人因戏结缘的导演。那时,胡军在卢芳眼中还是传奇人物,“一进学校就听说他们排过《罗慕洛斯大帝》、《阳台》、《运菜升降机》等戏,是站在戏剧最前沿的大师哥。”近几年,胡军先是回归舞台演了《原野》,今年又将出演林兆华的《人民公敌》,不过这些舞台轨迹都与卢芳并无交集——今年卢芳的重头戏则是契诃夫的《樱桃园》。

  从《茶馆》中的小丁宝、《白鹿原》中的小娥和白灵、《家》中的瑞珏、《推销员之死》中的琳达、《万尼亚舅舅》中的叶莲娜,到《安提戈涅》中的安提戈涅、《小城之春》中的玉纹,如果话剧也有商业与艺术之分,那么卢芳所有的演出都是非商业戏剧。一直以来北京人艺都是男人的剧院,在那方舞台上绽放的女演员不多,宋丹丹、徐帆、陈小艺,其中,卢芳无疑是近两年新生代大青衣的不二人选。看过卢芳演戏的人都对她的台词印象颇深,她的嗓音没有那种能够划破夜空的铿锵,却是绵软中带着磁性,李六乙导演甚至称卢芳有着女演员最好的台词功力。“其实开始时我的音调比现在高,但早年间和大导林兆华排戏多,他对台词要求很高,常说‘我就是调音台’,希望演员的声音能往下走。后来和李六乙导演合作,他和大导一样喜欢中音。不过每次演戏胡军总说我,‘看你那云遮月的嗓子’。”

  因为胡军,结婚后再没拍过影视剧

  同胡军结婚后,卢芳就再没拍过影视剧,因为胡军一直遵从传统观念,男主外、女主内。因此卢芳更多承担了照顾孩子和老人的责任,而话剧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在卢芳看来,放弃名利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是最幸福的。从开始时多是演花旦一类的角色,到生完康康后彻底成了人艺舞台的大青衣,她也逐渐信服了那句“真正的话剧女演员在35岁以后”。

  十几年来,卢芳称跟随为其排戏最多的两位导演林兆华和李六乙学了很多东西,“无论戏剧、生活还是哲学,他们给了我一个好的审美。角色不是鲜明那么简单,还应有更深厚的层次。就好比和六乙导演排戏,他的舞台一切都是减法,甚至没有支点,有些戏我们常说拿脚后跟就演了,但他的戏没有两三部的积累演员都很难上道儿。虽然难演,但却能感到自己的进步。演完他的《安提戈涅》,我敢说,什么戏我都不怕了。”而这部《小城之春》,观众不仅将看到用书籍堆砌的舞台,还将从演员的表演中感受过去、当下和未来三个时空的跳进跳出。

  参加《爸爸去哪儿》让康康跟胡军更亲近

  因为不愿意将自己和孩子的生活放到公众面前,从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一季接到邀约时,胡军就极为排斥,但那段时间,卢芳最为苦恼的却是胡军和儿子康康的关系。“虽说父子关系天然微妙,但他们之间的关系真是太不好了——爸爸没有时间陪着孩子长大,而且对男孩子也带着那种传统的教育观念,儿子也很嫌弃他,甚至听到爸爸要走,如释重负。那时我常常想,父子间的这种交流如果在7岁前不建立,可能就真的建立不起来了。所以,《爸爸去哪儿》可能是唯一一次他们俩单独相处的机会,胡军可以真正了解儿子,康康也可以依赖他。还是女儿九儿的一句话点醒了胡军,‘你没觉得弟弟都嫌弃你吗,再不多相处以后会后悔的’,促使他最终下决心。”

  播出时,卢芳会跟着看节目,“从开始时儿子对爸爸是抗拒的,第一集我都笑喷了,爸爸跟他击掌,康康不理他,到最后主动去亲爸爸。要知道以前他从没跟爸爸这么亲近过,爸爸也为他骄傲。特别是爸爸变老那集,我看着真是很感动。”也许对女儿来说,胡军是一个很细腻的父亲,但单独带儿子康康远行,开始卢芳并不放心。但想通了之后,她说了句,“我不担心别的,不刷牙不洗澡都无所谓,只要别让孩子饿着,因为我听说那节目好像老不给饭吃。”卢芳说,节目结束后,胡军和康康的关系大不一样,“前不久去探班胡军,康康一大早起来就说要去看爸爸化妆。结果他一个人跟爸爸在片场呆了一天,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外冷内热的康康在荧屏上赚足了人气,可回到家里还是那个愿意跟姐姐起腻的小跟屁虫。虽然常常被姐姐呵斥“离我远点”,但在康康心中有一个目标是不变的,“长大要娶九儿姐”,而姐姐也只能一声叹息,“我的人生没希望了”。

  文/本报记者 郭佳 摄影/本报记者 王晓溪

相关阅读

稿源: 百度新闻源  2017-1-19 24:54     编辑: 赵经理
[中国国际广播电台] [中央人民广播电台] [北京人民广播电台] [上海广播电视台]
[天津电视台] [天津日报] [今晚报] [北方网][天津搜房网] [天津阳光义工网站]

网站:(022)23601782 转 9008  电台办公室:23341455  电台总编室:23359131 津B2-20060107
本网站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,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- 2011All Rights Reserved

原题:大理代办死亡证明 :8INKHmdf433PX913VV库尔勒办理公证书:41881XSFBU 喀什办报到证 :Swc8Q557051g 阿图什办学位证 :ylrh314U29W0 卫辉办行驶证 :uf8WMwa60Amv95 福鼎办证件 :5E0Pcx90256 龙口办教师资格证 :LYQMz2YNsUtet 宁安办组织机构代码证 :0BUSQp962Mff 丰城办电工证 :EBBiHHWFNfsl 兴义代开流产证明 :APMT0OUR 哈密代开收入证明 :717siwd452

编辑: 黄叙浩